丘成桐:美国也有奥数,美国的奥数培养是从兴趣方面来培养的。假设有几千个美国小孩子学奥数,至少有几十个是很好的,很有兴趣的。但是中国学奥数的小孩子有两三个感兴趣的就不错了。

33岁就获得素有数学界诺贝尔奖之称的菲尔兹奖,

丘成桐:因为拿到一笔经费可以让这个项目运行得很好。我宁愿去旅行,好好欣赏大自然的风景、历史,这样会愉快很多。但是,要将项目办好,我还是愿意花点儿功夫筹钱。

不拿中国薪水,却立志帮中国成为数学强国,他是谁?

来源:人民日报 2019-5-6


他33岁摘得世界最高荣誉,被称为数学王国的“凯撒大帝”;他香港长大,美国工作,却割舍不断对祖国的情感;他不拿薪水,担当国内四家数学科学中心主任;他直言不讳,批判数学界的学术腐败。他就是数学家丘成桐。

图片 1

香港长大,美国成名

可他的一颗中国心始终未变

1949年,丘成桐出生在广东汕头,同年随父母移居香港。父亲丘镇英曾是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的教师,丘成桐从小接受到良好的教育。然而在他14岁那年,父亲突然离世,家庭陷入了困顿。

图片 2

丘成桐一边打工一边学习,17岁考入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系,开始了他的数学之旅。因为成绩优异,丘成桐被推荐至美国伯克利大学深造,在那里得到了数学大师陈省身的言传身教。

图片 3

数学博士毕业后,他定居美国。1979年,丘成桐受当时中科院数学所所长华罗庚的邀请,第一次访华。自出生之后的30年后,他再次踏上了祖国的土地。

丘成桐:

下飞机,我伸手摸了一下北京机场的地,我终于到了中国内地。

图片 4

虽然丘成桐很早就离开中国到美国学习和工作,但他从小学习中国历史和哲学,喜欢吃中国菜、听中国话,对祖国的情感从没有因为离开而改变。

丘成桐:

我前些年去甘肃走丝绸之路,感觉很好,跟我在看历史书时的想法能够共鸣。我去英国看大英博物馆,去法国看罗浮宫,都很有意思,但引不起我的共鸣。

之后,丘成桐有意招收来自中国的博士研究生,为中国培养数学人才。他发现中国的大学教育没有做好,因为到哈佛数学系留学的中国学生水平往往不够。在博士资格考试中,其他国家的学生差不多能够达到满分,而中国学生只能拿到一半的分数。

图片 5

于是,丘成桐在中国大学发起数学竞赛等人才培养计划。这些年,哈佛招收的中国留学生,数学水平提高了不少。

不拿薪酬

他只求对中国数学有贡献就行

上世纪90年代以后,丘成桐先后担任清华大学数学科学中心、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研究所、中科院晨兴数学中心、浙江大学数学中心的主任。出人意料的是,丘成桐没有从中拿过任何薪水。

图片 6

丘成桐:

我在这边是白干的,我觉得对中国数学有贡献就行了。钱拿了有什么好处呢,买一个房子,开一个好车子,吃饭好一点。我孩子长大了不需要这个钱,我的钱足够用了。

虽然不拿薪酬,但作为世界知名的数学大家,丘成桐却四处为数学研究机构筹集资金,呼吁各方支持数学科研。丘成桐直言,自己并不喜欢这样的活动。

图片 7

丘成桐:

有些有资本做生意的人很骄傲,我不想理他们,有些人认为我在求他,其实对我自己没有好处,我是替这个国家着想。我宁愿去旅行,好好欣赏大自然的风景、历史,这样会愉快很多。但是要将项目办好,我还是愿意花点儿功夫筹钱。

他规定中心科研人员不得兼职

称兼职是不负责任

丘成桐曾经对媒体表示,他生平立志只做好两件事情。第一,做出一等的数学研究;第二,为中国数学教育服务,帮助中国成为数学强国。

在丘成桐的带动下,清华大学数学科学中心已经汇集了来自海内外的100多名优秀教师和科研人员,在数学前沿问题的研究、数学人才的培养等方面,影响力与日俱增。

图片 8

通过各种方法,丘成桐给这些年轻的数学家尽量丰厚的收入,但明确规定,不准兼职。

丘成桐:

举个例子来说,哈佛大学给我的职位,除了休假的时间,是九个月薪水,假如我这九个月在其他地方兼职,就是犯法的。很多教授到不同地方兼职,到兼职的学校一年可能顶多就去一个星期,可是拿钱还不少,这是完全不负责任的。学生看不到他,老师也看不到他,可是系里面要做什么事还要由他来做主,这是霸权,很不应当的事。

他说奥数培训机构是“工厂”

急功近利抹杀孩子兴趣

全社会对于数学科学重视程度的欠缺让丘成桐感到担心。丘成桐认为,中国家长大多数只希望孩子一生平安有钱,却不鼓励他们承担更多的责任。一些孩子明明在数学方面有天分有兴趣,家长却鼓励他们去念金融,因为金融能够赚钱。

图片 9

在急功近利思想的主导下,原本应该是从孩子的兴趣出发,提高孩子思维能力和学习素养的奥数培训,全然变了样。

丘成桐:

美国的奥数培养是从兴趣方面来培养的。假设有几千个美国小孩子学奥数,至少有几十个是很好的,很有兴趣的。但是中国学奥数的小孩子有两三个感兴趣的就不错了。奥校变成一个工厂,培养一些小孩子只能解决奥数的问题,完全不是培养兴趣的地方。

他指名道姓批评学术腐败

称中国数学教育正发生变化

多年来,丘成桐在接受媒体采访以及其他场合下,对于数学界的学术腐败问题以及其他不合理现象指名道姓进行批判,往往身陷舆论的旋涡之中。但丘成桐说,对此他并不后悔。

图片 10

丘成桐:

这个事情不做,问题就改不了。那我到中国来干吗?我看到大批天真同时有才华的小孩子,假如他们因为某种制度出不了头,我过意不去。

丘成桐的批判也确实带来了许多积极的改变。

丘成桐:

举个例子,有些名校十多年二十年前,教授不给本科生上课,现在都在教。很多教育部的官员跟我讲,我讲的话他们都看了,他们也在改。这几年中国政府对基本科学越来越重视。因为大数据也好,人工智能也好,背后全部都是数学。没有基本科学,中国的科技突破不了,总是要跟着人家后面走。

为丘老点赞!

编辑:李华山

审核:周襄楠

何雁

图片 11

记者:即便说了这些话,您发现有变化吗这些年?

1949年,丘成桐出生在广东汕头,同年随父母移居香港。父亲丘镇英曾是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的教师,丘成桐从小接受到良好的教育。然而在他14岁那年,父亲突然离世,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陷入了困顿。丘成桐一边打工一边学习,17岁考入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系,开始了他的数学之旅。因为成绩优异,丘成桐被推荐至美国伯克利大学深造,在那里得到了数学大师陈省身的言传身教。数学博士毕业后,他定居美国,在高校和科研机构从事数学的教学和科研工作。1979年,丘成桐受当时中科院数学所所长华罗庚的邀请,第一次访华,自出生之后的30年后,他再次踏上了祖国的土地。

  ●“丘成桐数学英才班”首次招生  一见面,这位憨厚的学者就为没有太多时间谈话感到抱歉。丘成桐不仅是哈佛大学讲座教授,还担任浙江大学数学中心主任,先后20多次到浙大讲学。此次来访,他肩负着一项重任:亲自面试浙大“丘成桐数学英才班”首批招考的12名全国高考生,选拔具有数学天赋的学生。  丘成桐说:“中国数学发展对中国整个科技发展将起到重要作用。作为中国人,我希望中国数学能够做到世界一流,所以要将中国最好的年轻人培养起来。”  “什么样的年轻人有培养前途?”笔者问道。“对数学真有兴趣。”丘成桐坦率回答,“我喜欢有创新思想的学生,不但数学有一定能力,还要学习其他科目。因为成为一个好的科学家需要通才训练,如果只是数学好,其他科目不行的话,也很难成才。”  “单为奥数培养学生是出不了大数学家的。”对国内追捧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现象,丘成桐的看法一针见血,“我们不能把奥数看成主要的训练方法。譬如现代数学90%以上要用微积分内容,奥数没有微积分,就表示奥数训练出来的学生对现代数学的很多内容完全没有接触到。同时,现代数学与很多学科有关,比如我做的工作跟物理有很大关系,如果物理不懂的话,做这方面数学工作会吃亏。所以,我要求小孩子除了数学有一定训练,其他学科也要有训练。”  今秋首次招生的“丘成桐数学英才班”,将根据学生的程度和兴趣选用教材,除采用一部分哈佛教材,还会在苏联以及中国优秀教材中选择配套学习资料。“人才培养不能仅限于固定的一种方法,”丘成桐说,“要尽量使学生的眼界开大一点,让他们到美国哈佛、斯坦福等名校去看一看,接触国外有能力的数学人才,多学习人家的方法。”  ●关心中国数学事业发展  现年56岁的丘成桐被公认为“近1/4世纪里最有影响的数学家之一”,他29岁攻克微分几何难题“卡比拉猜想”,轰动国际数学界,因此获得1982年数学界最高荣誉奖———菲尔兹奖,成为迄今惟一获得该奖的华人。  丘成桐身居海外,却十分关注中国数学事业的发展,“我一生最大的愿望是帮助中国强大起来。”1979年,30岁的丘成桐应华罗庚邀请第一次回国访问。此后,他不断支持中国的数学研究,在中国先后创建香港中文大学数学所、北京晨兴数学中心、浙江大学数学中心,并出任这3家研究机构负责人。至今,丘成桐培养的50多名博士大部分是中国人,其中一些人回国后成为中国数学的领军人物。  要培养一流人才,研究经费是大问题。为了募集经费,丘成桐四处奔波,用科学家宝贵的研究时间做本来最不屑的应酬。在他的游说下,李嘉诚、郭鹤年、陈启宗等香港企业家先后共募集资金逾一亿元人民币;而他自己在中国任职不收分文报酬,往返飞机票等差旅费都是自己掏腰包。  丘成桐个人生活十分俭朴,可为了培养中国数学新人,他向浙大数学中心一次就捐赠价值50万美元的图书,还在浙大、中国科大设立丘成桐奖学金。他发起召开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该大会自1998年起已连续举办三届,会议专门设立晨兴数学奖,以奖励45岁以下取得杰出成就的华人数学家。  中国是数学大国,但数学大国不等于数学强国。“中国离数学强国还有相当距离。”丘成桐直言不讳,“这个距离是创新研究的距离,不是考试的距离。”  为使中国数学家尽快与国际研究接轨,多年来,丘成桐往来穿梭于北京、杭州、香港和美国之间,主持国际学术会议,邀请霍金等20多位世界著名数学家、物理学家来华开展学术交流。  ●“中国古典文学影响我”  “数学很漂亮啊。”与数学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丘成桐哈哈地笑着说。在大师眼里,数学之美在于简约严谨,应用一些简单数学定理把大自然万物之间的关系描述出来,“对于我来说这就是一门漂亮的艺术。”丘成桐认为,数学美感的获得,常常以数学家经年累月的苦思、单调乏味的运算为代价———在经历一次次失败与错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后,可能在冲凉或刷牙时,突然间茅塞顿开了。  丘成桐从小在香港长大,早年丧父,家境清贫,逆境激人上进,他先就读于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系,后到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师从微分几何大师陈省身,22岁获得博士学位。他创造性地把微分几何与偏微分方程的技巧与理论结合起来,取得了杰出学术成就。  丘成桐在专注研究数学之余,也精通诗词歌赋,熟读史书。他说:“中国古典文学深深影响我做学问的气质和修养。”丘成桐最喜欢《史记》和《左传》,尤其对《史记》爱不释卷,直到现在,他每晚都要花上半个钟头阅读文史书籍,以陶冶性情。  “我从事数学研究深受人文启发,其中最重要的影响是立志,觉得做学问是一辈子的志愿。”丘成桐说,数学的简约之美与中国古典文学《诗经》纯朴简洁又韵味无穷的语言美,这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丘成桐自小对陶渊明的《归去来辞》印象深刻。他说,陶渊明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其实做科学,也往往有同样经验,读书只要有兴趣,不一定要全懂,慢慢自然领会其中心思想,同时一定要做到: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  丘成桐希望中国年轻学者对学术要抱有真正的兴趣,不要把名利看得过重。“在我看来,学问才是最重要的,是永恒的。”

不后悔指名道姓批评学术腐败称中国正在发生很多积极变化

丘成桐: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做的任何事,这个事情我不做,没人敢做,问题就改不了。那我到中国来干吗?我看到大批天真同时有才华的小孩子,假如他们因为某种制度出不了头,我过意不去。我对中国有很深厚的感情,对中国很多做法不习惯,从批评角度来讲是西方式的。

丘成桐:有些有资本做生意的人很骄傲,我不想理他们,有些人认为我在求他,其实对我自己没有好处,我是替这个国家着想。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5年07月06日 )

丘成桐:因为拿到一笔经费可以让这个项目运行得很好。我宁愿去旅行,好好欣赏大自然的风景、历史,这样会愉快很多。但是,要将项目办好,我还是愿意花点儿功夫筹钱。

广东出生 香港长大 美国成名 一颗中国心始终未变

记者:您完全有资格选择我愿意做什么不愿意做什么,为什么做起来不是特别舒心还要做?

  国际著名数学家丘成桐又一次光临美丽的西子湖畔。今年6月底杭州城的持续高温丝毫没有减弱这位数学大师渴求人才的热情,他专程从美国赴浙江大学访问讲学,面试招考学生。虽然两天的日程表已排得满满当当,他还是尽力“挤”出时间接受笔者专访。

图片 12

丘成桐:有很多改变。举个例子,有些名校十多年二十年前,教授不给本科生上课,现在都在教。很多教育部的官员跟我讲,我讲的话他们都看了,他们也在改。这几年中国政府对基本科学越来越重视。因为大数据也好,人工智能也好,背后全部都是数学。没有基本科学,中国的科技突破不了,总是要跟着人家后面走。

记者:这有什么不合理呢?

1949年,丘成桐出生在广东汕头,同年随父母移居香港。父亲丘镇英曾是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的教师,丘成桐从小接受到良好的教育。然而在他14岁那年,父亲突然离世,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陷入了困顿。丘成桐一边打工一边学习,17岁考入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系,开始了他的数学之旅。因为成绩优异,丘成桐被推荐至美国伯克利大学深造,在那里得到了数学大师陈省身的言传身教。数学博士毕业后,他定居美国,在高校和科研机构从事数学的教学和科研工作。1979年,丘成桐受当时中科院数学所所长华罗庚的邀请,第一次访华,自出生之后的30年后,他再次踏上了祖国的土地。

丘成桐:奥校变成一个工厂,培养一些小孩子只能解决奥数的问题,完全不是培养兴趣的地方。

他有数学王国的“凯撒大帝”之称,33岁就获得素有数学界诺贝尔奖之称的菲尔兹奖,此后,几乎拿遍了数学界所有的大奖。

规定中心教师不得兼职称兼职拿钱是不负责任是霸权

1949年,丘成桐出生在广东汕头,同年随父母移居香港。父亲丘镇英曾是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的教师,丘成桐从小接受到良好的教育。然而在他14岁那年,父亲突然离世,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陷入了困顿。丘成桐一边打工一边学习,17岁考入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系,开始了他的数学之旅。因为成绩优异,丘成桐被推荐至美国伯克利大学深造,在那里得到了数学大师陈省身的言传身教。数学博士毕业后,他定居美国,在高校和科研机构从事数学的教学和科研工作。1979年,丘成桐受当时中科院数学所所长华罗庚的邀请,第一次访华,自出生之后的30年后,他再次踏上了祖国的土地。

广东出生香港长大美国成名一颗中国心始终未变

记者:到清华大学,他们不给您薪水?

图片 13

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丘成桐对于国内存在的一些问题直言不讳,这其实是他的一贯风格。多年来,他在接受媒体采访以及其他场合下,对于数学界的学术腐败问题以及其他不合理现象指名道姓进行批判,往往身陷舆论的旋涡之中。但丘成桐说,对此他并不后悔。

33岁就获得素有数学界诺贝尔奖之称的菲尔兹奖,

丘成桐:我从小学中国的历史、中国的哲学,一路长大,喜欢吃中国菜,喜欢听中国话。我前一些年跑去甘肃走那个丝绸之路,我感觉很好,跟我在看历史书时的想法能够共鸣。假如我是一个美国人的话,我没有这些共鸣。我去英国看大英博物馆,去法国看罗浮宫都很有意思,但是引不起我的共鸣。这是一个感情的东西,对于国家的情感没有因为离开这个国家而改变。之后,丘成桐有意招收来自中国的博士研究生,为中国培养微分几何方面的人才。他发现中国的大学生教育没有搞好。因为,能够到哈佛数学系留学的,应该是中国数学方面最好的学生了。但到了哈佛后,这些学生水平往往不够。博士资格考试,其他国家的学生差不多能达到满分,而中国学生只能拿到一半的分数。丘成桐在中国大学发起数学竞赛等人才培养计划。这些年,哈佛招收的中国留学生,数学水平提高了不少。

记者:但是我们中国的奥校可是遍地都开花,按说应该感兴趣的人多才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