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连屿总岛长邹志介绍,“岛长”是海南省三沙市为改善各岛礁生态环境专门设立的职务,旨在加强岛礁景观整治、陆海污染物排放管控、海龟上岸产卵保护、海洋生态保护与修复等工作。

在七连屿“岛长制”的制度框架中,一大措施就是鼓励渔民转产转业。赵述岛岛长梁锋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洗脚上岸”的。

在海口,海南省委常委、海口市委书记张琦亲自挂帅担任第一总河长,市长丁晖任总河长,市四套班子领导分别担任23个市管主要水体市级河长,建立了覆盖全市所有195个水体的市、区、镇三级河长组织体系,成立了市、区两级河长制办公室。

梁锋坦言,自己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会舍弃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打鱼手艺,走上陆地去讨生活,而且还是海岛生态保护。但是,他觉得现在的工作更有意义,他希望自己的子孙后代还能看到这片碧海蓝天。

在七连屿“岛长制”的制度框架中,一大措施就是鼓励渔民转产转业。赵述岛岛长梁锋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洗脚上岸”的。

图片 1图为赵述岛“岛长”管理公示牌。
中新网记者 马学玲 摄

“去年9月以来,三沙在七连屿试行‘岛长制’,我是总岛长,下面还有7个分岛长……”海南省三沙市七连屿管理委员会主任邹志这样介绍自己的身份。

图片 2

在桑德公司美舍河现场项目经理刘勤港看来,河长相当于“看护”,监督的人多了,对于河道治理是大有裨益的。

七连屿总岛长邹志介绍,“岛长”是海南省三沙市为改善各岛礁生态环境专门设立的职务,旨在加强岛礁景观整治、陆海污染物排放管控、海龟上岸产卵保护、海洋生态保护与修复等工作。

根据《海口市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方案》,2018年12月底,基本实现“河畅、水清、岸绿、景美、民乐”的工作目标。

“我不是桃花岛主黄药师,我是赵述岛岛长梁锋。”记者眼前这个皮肤黝黑的汉子就是三沙市赵述社区党支部书记、居委会主任、赵述岛岛长梁锋。6月10日,中国网记者与“新时代·幸福美丽新边疆”采访团一起踏上了这个美丽而神秘的小岛,结识了这位有故事的岛长。

图为美舍河凤翔湿地公园。中新网记者 马学玲 摄

在西沙打渔打了小半辈子的梁锋,如今聊起天来满口都是垃圾分类、岛礁保护,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他还主动掏出手机,向记者展示了“岛长制”试点以前岛上垃圾成堆的情况。

七连屿总岛长邹志介绍,“岛长”是海南省三沙市为改善各岛礁生态环境专门设立的职务,旨在加强岛礁景观整治、陆海污染物排放管控、海龟上岸产卵保护、海洋生态保护与修复等工作。

从渔民变岛长的传奇人生

图片 3

中新网三沙6月11日电 题:(新时代·幸福美丽新边疆)南“岛长”北“河长”
海南生态立省呈现新格局

海口市美舍河水环境综合整治项目就是成功的案例之一,这个曾经的弃土场、臭水沟,如今已成为凤翔湿地公园,其中独特的梯田湿地远近闻名——这些梯田不是用来种粮,而是为了层层净化污水,既实用又美观。

今年40岁的梁锋看上去要比实际年纪年轻很多,他跟记者讲起了自己的故事。“我是琼海人,来赵述岛已经18年了,以前跟着父亲捕鱼为生,经常在这里落脚。那时候这个岛上没有这么多树,也没有那么多淡水,我们都是接雨水来喝,因为没有电,到了晚上只能点蜡烛。房子是从海上捡一些木头来搭建的,台风一来就吹散了。”梁锋指着远处的新房说,“现在变化太大了,政府给岛上居民们盖了新房,再也不担心台风了,而且有了淡水,有了电,还能上网看电视,越来越多的渔民都定居在了岛上。”

图为赵述岛“岛长”管理公示牌。 中新网记者 马学玲 摄

图片 4图为美舍河凤翔湿地公园。中新网记者
马学玲 摄

在西沙打渔打了小半辈子的梁锋,如今聊起天来满口都是垃圾分类、岛礁保护,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他还主动掏出手机,向记者展示了“岛长制”试点以前岛上垃圾成堆的情况。

“目前七连屿共有1个总岛长,7个分岛长,15名岛礁巡查员,我是首批分岛长之一。”梁锋说,岛长的职责主要是加强岛礁景观整治、陆海污染物排放管控、海龟上岸产卵保护、海洋生态保护与修复等。

谈及未来,邹志说,将继续把七连屿各岛礁打造成宜居、宜业、精致、精美、人见人爱的美丽岛礁。

为此,2017年9月,三沙市结合生态环保的工作实际,在陆地面积仅1.2平方公里的七连屿试行实施“岛长制”——分为总岛长、下级岛长、岛礁巡查员三个级别。

七连屿航拍图是很多人认识三沙的一张名片,绿宝石般的岛礁镶嵌在神圣的蓝色海域上,仿佛一串璀璨的明珠。但随着海洋生态形势的不断变化,如何使七连屿这串明珠永远璀璨?

赵述岛位于海南省三沙市政府所在地永兴岛北侧,相距约10海里,是三沙市七连屿管理委员会驻地。2017年9月,三沙市结合三沙生态环保的工作实际,在七连屿试行实施“岛长制”,分为总岛长、下级岛长、岛礁巡查员三个级别。在西沙打渔打了小半辈子的梁锋“洗脚上岸”了,他有了一个责任更大的身份——“赵述岛岛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