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院士、北大数学科学学院教授张平文仍清晰记得,年少的他为减轻家中负担,走街串户卖冰棍的情景。因为家境贫困,一家人全靠父亲种田糊口,张平文几乎不敢憧憬自己的未来。

承载为国选才的重大使命

  戴家干:目前的高考制度尽管为广大群众所拥护,认为是当下最公平公正的选拔人才的制度,但是,这项制度还需要进一步完善,进一步改革。要根据终身教育的理念和体系,建立多渠道、多层次的教育考试“立交桥”;从单一考试到多元评价,建立科学的人才观和人才选拔制度;推进高考综合改革,实现“三个结合”,即科目统一考试与学业水平测试相结合,科目统一考试与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相结合,考试改革与高校录取方式改革相结合;建立更加全面、综合、多元化的考试评价制度和多样化的选拔录取制度,逐步形成符合现代经济、社会、人才发展要求的选拔机制,真正为国家选拔出合格的、创新型的人才。(本报记者
刘宁 于建坤)

厦门大学考试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峰介绍,恢复高考后3年入学的90多万学子毕业后成长为各行各业的骨干,这批人成为改革开放的重要推动力和社会发展的支柱力量,“中国的经济起飞和高考制度有着重要的关系”。

实现社会公平的重要制度

  记者:听说你是恢复高考以后的第一届大学生,你当时是怎样参加高考和被录取的?

的确,在许多关于恢复高考的重要历史文献中,我们都能感受到当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求贤若渴的心情。

40多年来,高考始终佐证着“知识改变命运”的信条。高考制度的存在,使全社会形成了一种尊重知识、重视教育的风气。高考让广大人民群众相信,通过努力学习知识,就可以通过高考进入大学深造,从而改变自身命运,使未来更加光明,人生更加精彩。

  为什么是1977年恢复高考呢?因为当时国家领导人认识到,做任何事情,人才是最主要的。正因为此,小平同志决定当年恢复高考。

“高考同时还促进了教育公平。”顾明远认为,教育公平不是教育的绝对平均主义,而是教育机会的公平、教育过程的公平。“在我看来,给每个学生提供最适合的教育,就是最好的教育、最公平的教育。”

着名教育家、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顾明远告诉记者,恢复高考最直接的动因就是国家对人才的渴望。

  【30年见证】 访教育部考试中心主任戴家干

如今,牛大勇已是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回忆起当年的高考,他依然感慨万千:“那时人心思变,改革开放刚要起步,恢复高考给了流落到社会各个角落、家庭背景和人生遭际各不相同的一代青年一个公开、公平的机会。这不仅把人们重新引导上求学若渴的正道,而且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造就了一代中坚力量。”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1980年到1982年间,1977年、1978年考录的共67万多本专科大学生陆续毕业,成为改革开放后所选拔、培养的第一批优秀人才,为求才若渴的中国社会注入了一股新生力量。当时流行的一句顺口溜叫做“金77、银78”,对当时人才稀缺的中国社会来说,这些大学生们像金银一样珍贵。

  记者:社会各界一致认为恢复高考不仅是教育改革的开端,更是吹响了改革开放的第一声号角。为什么恢复高考会在1977年这样一个年份发生?

8522葡京娱乐 1

当年冬天,黄先生来到北京参加考试。他回忆说,面试时老师问了一个关于教育改革的问题让他十分意外,“我就教育改革的重要性、必要性和具体建议谈了些想法”。最终,他顺利成为中国人民大学自主招生资格生,享受人文科学实验班降10分录取政策。通过参加2006年高考,黄先生如愿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黄先生表示,参加高校自主招生其实是一种锻炼,让自己对大学的认识更加深刻。

顾明远说:“改革开放之初,我们一缺资金,二缺人才。要资金,就得开放,引进外资;不仅引进外资,还要引进外国的先进技术。但引进技术以后,谁来承接这个技术呢?必须要靠人才。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邓小平同志提出‘实现四个现代化,科学技术是关键,教育是基础’。可见作为选拔人才工具的高考有多么重要。”

随着时代发展,高考制度也在不断变化。1999年参加高考的杜创然,现在是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实验高级中学的一名语文教师。他的命运因为那年的高考制度变革而改变:

  恢复高考为青年提供了平等竞争的权利。30年来,有数千万人圆了大学梦,这些人在国家社会、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恢复高考不仅是恢复考试制度、高校招生制度,更重要的是恢复了知识的价值,建立了公平公正的人才选拔制度。应该说改革开放30年,恢复高考是改革开放的一个最主要的信号,同时也是我国迈入改革开放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那一年,教育部开始推行“3+X”科目考试方案,杜创然的家乡广东省成为试点;那一年,中断多年的生物和地理重新变成了高考科目;也是那一年,高考志愿填报从考前填报变成了考后填报。尽管考后填报志愿给他的高考经历带来一丝波折,但杜创然依然觉得,“这比高考前填志愿更有指导性,也更加合理了。”

那一年,教育部开始推行“3+X”科目考试方案,杜创然的家乡广东省成为试点;那一年,中断多年的生物和地理重新变成了高考科目;也是那一年,高考志愿填报从考前填报变成了考后填报。尽管考后填报志愿给他的高考经历带来一丝波折,但杜创然依然觉得,“这比高考前填志愿更有指导性,也更加合理了。”

教育部考试中心主任戴家干

又是一年高考时。高考变迁与人们命运转折有怎样关系?高考制度之于我们国家到底有怎样的意义?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时间节点回望高考,更有别样丰富的内涵。

中科院院士、北大数学科学学院教授张平文仍清晰记得,年少的他为减轻家中负担,走街串户卖冰棍的情景。因为家境贫困,一家人全靠父亲种田糊口,张平文几乎不敢憧憬自己的未来。

  戴家干:当年粉碎“四人帮”后,国家面临经济社会整体崩溃的边缘。邓小平同志在那种社会矛盾极端复杂的情况下,紧紧抓住教育这个抓手,尊重知识、尊重人才。通过恢复高考建立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制度,人和人之间形成一种平等的关系。所以说,恢复高考制度是吹响中国改革开放的前奏。

在顾明远看来,高考这种不论家境不论出身,人人皆可成才的公平性,可以视为对中国科举制度的某种延续。“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中国历史上,科举制度让普通人也能通过考试实现向上流动。高考如今也成为了保障人才流动的机制。”顾明远说。

的确,在许多关于恢复高考的重要历史文献中,我们都能感受到当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求贤若渴的心情。

  1977年恢复高考,作为改革开放的前奏,不仅具有教育改革里程碑的意义,更重要的是在思想、理论和实践上吹响了全面改革开放的号角。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之际,就如何认识恢复高考对改革开放的意义,对教育考试的改革和发展的意义等问题,记者采访了教育部考试中心主任戴家干。

所有的故事总要有个开头。1977年恢复高考,这样一场惊天动地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呢?

如今,牛大勇已是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回忆起当年的高考,他依然感慨万千:“那时人心思变,改革开放刚要起步,恢复高考给了流落到社会各个角落、家庭背景和人生遭际各不相同的一代青年一个公开、公平的机会。这不仅把人们重新引导上求学若渴的正道,而且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造就了一代中坚力量。”

  通过恢复高考,重塑了公平竞争,公平公正的社会价值观。今天我们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就是要纪念邓小平实事求是的精神和改革开放的思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