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桂林)
3月15日中午12点40分,在广西凌云县人民法院伶站人民法庭的审判庭里出现了一位重要翻译官,一位13岁的学生!怎么回事?
原来是这样的:今天是伶站瑶族乡的集日,两当事人按时来到法庭开庭,可是在庭审中出现了一件让法官们头疼的事,两当事人都不会说汉语及普通话,而且也不听不懂汉语及普通话,他们只会他们本民族的语言——瑶语,法官们都不会说也不会听瑶语,怎么办了?这可愁坏了大伙。这时住在法庭对面的学生主动站出来说到:“叔叔,我是瑶族,会说瑶语,我帮你们翻译吧!”大伙都用疑惑的眼光看着他时,他却镇定自如的说:“叔叔,我是一名共青团员,请相信我!”接下来就是这个学生就在法官与当事人之间流利的转换着普通话与瑶族,不到2小时,此案就当庭调解结案了。
此案之所以能当庭调解结案,法官们感叹到:“多亏这位小朋友,多谢这位翻译官的帮忙!”

著名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曾说过:“世界瑶族研究中心在中国,中国瑶族研究中心在金秀”,金秀是名副其实的世界瑶都。金秀的瑶族因其源流、信仰、习俗、语言、文化和服饰不同,分为盘瑶、花篮瑶、茶山瑶、山子瑶和坳瑶5大支系,构成了世界上瑶族支系最多最全的县份。金秀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充分利用地理位置优势,把民事案件调解工作与当地缤纷绚烂多姿多彩的瑶族风情相融合,积极践行能动司法,不断创新工作方式,勇担维护少数民族地区和谐稳定之重任。该院始终坚持“能调则调、当判则判、调判结合、案结事了”的原则,多措并举,不断加大调解力度,采取灵活调解方式,最大限度地实现案结事了。
据统计,该院2010年共受理各类案件617件,审结597件,结案率为97%。在所审结的案件中,民商事案件调撤率达78.22%,调解自动履行率达80%以上,同期该院的涉诉信访案件新收为4件。2011年共受理各类案件
486件,较去年同期收案617件下降21.2%,结案472件,结案率为97.12
%。在所审结的案件中当庭裁判率达90%以上,民商事案件调撤率达81.32%,调解自动履行率达91.8%,行政案件撤诉率71.42%;同时,今年上半年该院的民商事案件调撤率达91.43%,调解自动履行率达100%,涉诉信访案件新收为零,取得案件调撤率、当庭裁判率、息诉率上升,收案、涉诉信访率大幅下降的良好效果,案件调撤率、当庭裁判率、息诉率等办案指标排在全市乃至全区法院的前列。该院的做法是:
大力任用培养少数民族法官,铸造调解工作生力军
少数民族法官是金秀法院法官队伍的中坚力量,现该院共有在职在编人员56人,法官34人,少数民族法官24人,占法官队伍总数的70.59%。其中,大学本科学历30人,大专文化
4 人,分别占法官比例为88.24%和 11.76
%。多年来,该院十分注重对瑶族法官特别是双语瑶族法官的培养和选拔,不断扩充少数民族法官队伍,使之发展壮大并成为推动少数民族调解工作的生力军。
该院逐步加大对少数民族法官的任用力度。按照“优先提拔使用、优先放到正职岗位上、优先配备少数民族干部、优先安排少数民族妇女干部”等少数民族干部选用政策,大胆把优秀少数民族法官选拔到重要岗位担任领导职务,大胆选拔任用少数民族法官,委以重任。目前,该院7名领导班子皆为少数民族,中层领导职位中,少数民族干部13人,占法官总数的38.24%,妇女干部3人,占法官总数的8.82%。
同时,通过少数民族法官岗位轮岗和下派基层挂职锻炼等措施帮助少数民族法官成长,着重培养他们吃苦耐劳的品质和善于做基层工作、善于化解矛盾的综合素质,少数民族法官在走村窜寨的调解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调解经验和办案方法,他们吃苦耐劳、融入特殊环境,切实做好调解工作,成为该院调解工作的一支生力军。
跋山涉水开展巡回办案,方法灵活助力民族化调解
金秀地处山区,交通不便、信息闭塞,为打破地理位置上的条件限制,金秀法院灵活创新工作方法,在日常工作中大力开展巡回法庭审判工作,把审判现场送进瑶山,把热情的司法服务传到瑶胞心间。
由于很多当事人居住在大瑶山深处,因此法官都要与当事人电话联系或上门很多次才能确定调解时间。山路崎岖,行走不便,跋山涉水办案对法官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每次出发前,法官们还特意检查一下自己的行头是否齐全,不能穿民族服装,他们就特意背上瑶包。
少数民族法官充分发挥与瑶族群众的“同胞情谊”和懂得少数民族风俗习惯、宗教信仰、语言文字的特长,在调解工作中使用瑶语进行调解,努力扭转民族地区民族习惯与现行法律规范相悖的思想观念,微微乡音、浓浓乡情,和瑶族群众坐在树荫下聊聊天、到田地里帮忙干干农活、坐在一个桌上吃顿百家饭,一下子就消除群众眼中法官居于庙堂之中高高在上神秘不可测遥不可及的距离,赢得了群众的信任。
调解时法官坚持情法并重、融情于理,通过以案说法、触类旁通、旁敲侧击、迂回牵引多面化解矛盾。调解法官还运用特殊瑶族同胞身份营造宽松的调解气氛,让当事人可以轻松自由的表达自己的意思,同时还利用风俗习惯风土人情洞悉当事人的心理活动,从不同角度,寻找时机,见缝插针,促进合意达成,案件往往得以顺利调结。
积极邀请“特约调解员”,联动化解喜获双赢成效。
对于多次调解不成功、仅靠走司法程序无法解决的疑难案件,金秀法院则通过广脉的社会人际关系网络化解纠纷矛盾,积极向当地党委、人大请示汇报,联动邀请政府、政协及各相关单位参与,吸纳符合条件的社会各界人士发展成为该院的人民陪审员,积极发挥他们公正权威、具有威信力的形象作用,大大促进了案件的调解。
针对瑶族群众讲究辈分和权威,化解疑难案件时,少数民族法官会邀请族中德高望重的人士和当地的人民调解委员会的“特约”调解委员参与调解。俗语有云“人微言轻,人贵言重”,处在案中的当事人往往是当局者迷,而德高望重的特约调解员们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有威信力,受人敬重,他们的规劝、批评教育,往往就变成“金玉良言”,富有权威效应。
在盘瑶族婚嫁文化中,“嫁郎”之风十分盛行。当涉及较为棘手的盘瑶族青年婚姻家庭纠纷案件时,少数民族法官们则会适时邀请族中有威望的的长者充当“特约调解员”参与调解。少数民族法官联手“特约调解员”,从男方上门入赘女家后尊敬同族老人、撑起家中生活生产、顾及民族兴旺等角度出发,独辟蹊径、耐心劝和,其观点建议往往为盘瑶族青年接纳。因此,汇集民间智慧,活用人脉资源进行案外指点,往往使得案件调解往往得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双赢,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大力推广司法确认制,强制“保险杠”推动案件调解
人民调解协议司法确认程序的施行是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重要内容。金秀法院充分认识到司法确认程序的优越性,针对金秀位于大瑶山境内交通不便的实际情况,在全县探索建立了具有地方民族特色司法调解与人民调解衔接工作的诉调对接工作机制。该院在辖区各乡镇、街道选聘22名调解能力强的人民调解员及从县直20多个与民生密切相关的部门中至少各选任一名资深干部担任法院特约调解员,由他们在管辖范围内,以民生案件为主要对象,在征得当事人同意后迅速开展委托调解和协助调解工作。对经特约人民调解员调解达成协议的,我院予以司法确认或出具民事调解书。人民调解委员会的司法确认制度既保证人民调解协议司法确认在化解非诉讼矛盾纠纷的优势,又优化了它具有的“保险杠”效果,程序少、效率高,有力地推动了法院调解案件效果的实现,成为调解工作的新亮点。
几年来,金秀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自开展具有地方民族特色的调解工作以来,成功化解了一批又一批社会矛盾纠纷,处置了一个又一个不稳定因素。民族化调解方式在操作过程中既符合地域实际又为当地群众所接受,既有利于民族和谐,又杜绝了很多纠纷反复、群体性上访的隐患。在大瑶山深处,有这样一支法官队伍,他们履行职责、不畏艰苦,他们力践调解、兢兢业业、锐意奉献,他们用脚踏实地的步伐扎实推进
“为大局服务,为人民司法”的宗旨,他们不愧为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保障经济发展、促进社会和谐的维稳排头兵!

日前,记者在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了解到,该法院塘栖法庭摸索出一条“三步走”的调解工作路子,成效显著。自2001年以来的三年中,该庭共审结各类民商事案件1604件,其中以调解方式结案的或经调解后撤诉的案件均占60%以上,有效维护了社会稳定。
该法庭的法官介绍,“三步走调解”中,第一步是径行调解。送达人员在进行应诉通知书等法律文书送达时,对纠纷产生的原因、经过等情况进行了解,并对当事人直接进行法制教育。在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后径行调解。据不完全统计,自2001年以来,塘栖法庭径行调解结案的案件占15%左右。最快的当天就能结案,平均结案时间仅4天左右。第二步是庭审中争取调解。庭审中,塘栖法庭的法官耐心听取当事人的说法,找出纠纷产生的根源;细心留意当事人的情绪,找准调解的时机与方案;尽心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化解双方的矛盾。据统计,塘栖法庭的当庭宣判率均达50%以上,其中适用简易程序的案件当庭宣判率可达到90%以上。第三步是庭审后延伸思想工作,化解矛盾。该法庭要求法官在庭审后继续做好当事人的思想工作,促使案件当事人的思想真正得到转变,从根本上消除双方当事人的矛盾。

重庆市忠县人民法院第四法庭位于长江南岸的东溪镇,因该庭干警全为女性,被当地老百姓亲切称呼为“女子法庭”,该庭辖区范围涉及忠县长江沿岸9个乡镇、人口21.5万人。
近年来,第四法庭树立以人为本理念,充分发挥女性亲和力强、耐心细致、善于做思想工作之长,坚持能动司法,将司法为民贯穿于各个环节,增强了司法亲和力,提高了司法公信度,获得“全国工人先锋号”、“全国法院先进集体”、“全国三八红旗集体”、“全国巾帼示范岗”等40余项荣誉称号。
倾情调解 她们各有“法宝”
“女子法庭”的成立远不是只有几名女法官那么简单。2008年,在忠县大移民背景下,移民、土地纠纷频发,涉及人数多,矛盾尖锐,处理不当,容易引发群体纠纷。如何让这些矛盾得到较好的处理?以柔克刚,加大调解力度,成了当时院党组一班人的共识。
“法庭辖9个乡镇,各有特点,6个移民乡镇,1个高山乡镇,还有两个工业园区,案件类型新颖,数量较多,矛盾较大。”法庭负责人汤君丽介绍到。据了解,2014年,该庭收案689件,结案647件,是忠县法院四个法庭中案件数量最多的法庭。
结案是简单的,但案结事了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汤庭长还记得,2012年,庭里收到一起群体诉讼,106起案件,涉及人数近200人。起诉到法庭之时,当事双方已经在多个部门主持下调解了多次,私下也已调解数次,但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双方矛盾反而更加激化,100多名原告甚至堵过路,也集体上访过。案件其实并不复杂,但如果判决结案,不仅双方纠纷得不到化解,判决执行起来也会更加困难。为了化解双方矛盾,汤庭长带着女法官们多次到现场勘查,了解矛盾根源,通过代理人做调解工作达不到预期效果,她便跟原告逐个联系,通过上门调解、电话调解、短信调解、QQ调解等多种方式,使该系列案件陆续得到化解,9户原告陆续撤诉,79户原告与被告签订调解协议,18户坚持要求判决的原告经苦口婆心的工作也自愿撤回上诉,服判息诉。
“法官们除了擅作调解工作,还喜欢总结,微笑、倾听、事例、上门,四名法官都有自己的‘法宝’。”书记员李娇娇在调解室里骄傲的说道。
“女子法庭”的调解室很干净,一张圆桌,墙上则是法官们的调解法宝,微笑—让我们感受法律的温度,事例—比生硬的法言法语管用,倾听—是彼此信任的基础,上门—真诚所致金石为开。“虽然只有四句话,可是每句话都有很多故事。”李娇娇解释到。
汤君丽作为法庭负责人,很多当事人都会觉得她应该比较严肃,甚至开始跟她讲话还会紧张,但不管当事人态度如何,她都会一直和颜悦色的跟他们解释法律规定,做思想工作。龙琴则是属于会讲故事的法官,她认为基层法庭面对的当事人文化水平普遍不高,生硬的法言法语他们难以理解,但身边总听到或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只要讲出事例让他们明白,其中的法律内涵他们也更容易接受。王啟芳很温柔,很耐心,当事人的一肚子苦水,她总会耐着性子听完。刘秋菊觉得只有真诚才能打动人。
“这也不是什么法宝,只是我们工作中的一些感受罢了。”汤君丽的解释很轻。但就是这四句话,让四名女法官在面对矛盾时不屈不挠,成功化解多起矛盾尖锐的纠纷。
除了调解法宝以外,女法官们还结合工作实际与当地特色,创作出了和谐歌和劝和瑶,通过这些在当地脍炙人口的俗语,拉近与他们的距离。
巡回办案 便民不忘普法
2014年12月中旬,忠县乌杨镇高寨村来了巡回法庭。法官在巡回审理之前,通知了当地村委会,并在乌杨镇上贴出了开庭时间、地点的公告。开庭当天,村民们纷纷前来,准备旁听这起赡养纠纷。
巡回法庭对于法庭的法官来说,绝不仅仅是审判一起案件,调解一起纠纷,还有一个更大的作用,就是法制宣传。“以前,我们辖区很多群众都会觉得‘有儿靠儿,无儿靠女’,但随着巡回审判的次数多了以后,现在很多村民还会帮着我们做调解工作,说儿女都应当尽赡养义务,这让我们对巡回审判更加有信心了。”刘秋菊说。
2011年,第四法庭就确立了对“赡养、抚养、扶养”三类案件进行“上门立案、巡回审理、当地调解”的原则,但在巡回办案的过程中,他们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法庭设在农家院坝、田间地头,往往不及审判庭那般威严,一些“执拗”的当事人会认为法官像其他部门的同志一样,只是上门调解纠纷,而忽视了法律的威严。巡回审判后未当庭宣判,很多旁听群众会听得事情的原委,却不知法律是如何规定的,法官会如何处理,影响普法效果。发现这些问题后,负责人汤君丽召集全庭干警开会,要求巡回办案过程中,规范着装,巡回法庭的设置简易却不能简单,横幅、国徽、法槌、座位牌等一样不能落下,审理过程中,注意法官形象,能够当庭宣判的案件一律当庭宣判,不能当庭宣判的经调解未果后,应及时确定第二次开庭时间,到当地宣判等。
“巡回办案是为了便民,但若能通过巡回普法提高群众的法律意识,降低他们之间因不懂法而发生纠纷的几率,才是我们最大的追求。”汤君丽如是说。
据了解,2014年,该庭共巡回办案300余次,组织旁听群众1.5万余人次,收到了辖区群众的一致好评。
案后回访 温暖在法庭外延伸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法庭干警一直秉承这个理念,对赡养案件进行定期跟踪回访,了解老人赡养费是否得到保障,生活问题是否妥善解决。
2014年初,忠县乌杨镇成秀芳老人在老伴去世后,一直孤身一人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老人身体机能开始退化,生活已经无法完全自理,只好起诉要求子女尽赡养义务,后经调解结案,几个子女均同意赡养老人。
几个月后,法庭干警来到老人家中,了解老人现在的生活情况,看到法官的到来,老人笑容满面,热情招呼大家进屋。
“孩子们现在对我挺好,上次调解把大家心结都解开了,兄弟姐妹间也更加和睦。法官,要是没有你们,我们这个家庭到今天都还是四分五裂的,真的是要感谢你们啦!”老人握着王啟芳法官的手,很是激动。
“那您生活怎么样啊?”
“好,好,好,只是孩子只有那个能力,我总不能奢望他们能给我多富裕的生活。”
确实,老人身体不好,医药费不是小数目,几个子女也都在外务工,孙子又嗷嗷待哺。看到老人破破烂烂的棉袄,干警们的心揪成了一团。没过几日,干警们便自己凑钱,给老人买了一件棉袄并送到他手中。
这只是“女子”法庭干警审判延伸的一个缩影。她们一直重视对涉老人妇女儿童案件当事人的回访,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帮助他们解决困难。此外,“女子法庭”还开展了对矛盾较大案件的回访工作,监督调解判决后案件执行兑现情况,促进当事人自动履行,将温暖传递到法庭之外。

在贵州省西北部的乌蒙山腹地,有一个只有3名法官、1名书记员的人民法庭——大方县人民法院鼎新人民法庭。法庭虽小,却管辖着一镇二乡近300平方公里土地上10万人的是是非非,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1999年以来,该庭连年被县法院评为优秀人民法庭,两次被毕节地区中级法院评为优秀人民法庭,先后被省高院评为优秀人民法庭和模范人民法庭,2005年4月,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全国优秀人民法庭。这个优秀法庭可以用许多数据来进行解读。笔者这里采撷的只是其中三个数据,但这三个数据足以说明一切。
当庭宣判率:87.3%
当庭宣判,是鼎新法庭审判公开的“拿手好戏”,1999年—2004年,该庭的当庭宣判率达87.3%。为了提高当庭宣判率,该庭注重行使法官释明权,强调当事人的举证责任并指导当事人举证,让当事人树立“打官司”就是“打证据”的观念。为此,该庭将当事人的举证责任以及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对当事人举证的指导性意见等内容载明于举证通知书中。对文化较低、特别是不识字的当事人,在送达举证通知书时,法官们还特别将举证通知书的内容口头告知直至其理解为止。确保了当事人在举证期限内举证,并真正做到当庭陈述、当庭举证、当庭质证、当庭辩论、当庭认证、当庭裁判,使当事人赢得明白,输得服气。
案件调解率:92%
鼎新法庭的法官们善于对判决与调解的价值进行对比分析,认为调解具有从根本上解决纠纷、增进当事人和睦相处、促进社会和谐的功能。他们转变司法理念,将调解工作摆在重要的位置,探索出“一二三四五六调解法”,即确立一个目标、注重两个结合、抓住三个环节、坚持四个原则、运用五种方法、实现六个效果,将调解贯穿到案件的每一具体环节。只要依法可以调解的案件和事项,他们都要综合案件的证据、法律事实、适用法律、争议焦点、诉讼目的、思想状况等诸因素做耐心细致的工作,有针对性地调解,并力求调解成功,让当事人化干戈为玉帛。
确立一个目标,即以最大限度地运用司法调解手段化解当事人之间的纷争,实现案结事了为目标;两个结合,即通过调解达到办案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相结合,个案价值与社会价值相结合;抓住三个环节即庭前调解不放松、庭审调解不放松、庭后调解不放松。坚持四个原则即自愿原则、公正原则、居中原则、及时原则。运用五种方法即攻心法、明辨是非法、核算成本法、亲朋协助法、情感交流法。六个效果即防止矛盾激化;节省司法资源和降低诉讼成本;提高审判效率;增进当事人和睦;减轻执行压力;消除当事人对法官的对抗情绪。
多年来,由于该庭有效运用“一二三四五六调解法”,多数案件都能促成当事人互谅互让,最终达成调解协议,甚至一些看似不可调和的纷争也能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达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目的。1999年—2004年,该庭调解结案1271件,调解率达92%,产生了显著的社会效果,获得有关单位和人民群众的支持和赞誉,许多单位和个人给法庭写了感谢信,送来了锦旗。
巡回办案率:86%
司法为民是党的宗旨在司法领域的具体化。1999年以来,鼎新法庭扎根农村、面向群众,克服重重困难,多措并举,最大限度地实现司法为民的宗旨。
该庭辖区与纳雍县和毕节市毗邻,基本情况可以概括为“山高坡陡、经济落后、交通闭塞、人居分散”。由于辖区范围较大,群众居住分散,在一些偏远的村,户与户相距三、四公里。但法官们在困难面前没有畏缩,而是秉承“群众利益无小事”的理念,决不让小纠纷变成大隐患。他们利用法庭工作的灵活性,以巡回办案为法庭审判工作的主要方式,背起国徽进村寨、下田头、爬山坡,巡回开庭,流动审理,能够达成调解协议的,当即以调解结案,即使是未能达成调解协议的,也当庭依法宣判。2004年10月,该庭受理鼎新信用社起诉的133件借款合同纠纷,这些案件的被告散居在鼎新乡的水塘等村,距法庭较远,没有公路相通。为了方便被告应诉,庭长带领全庭同志,翻山越岭,步行到水塘等村安营扎寨,就地审理。法官们背着水壶,拄着木棍,每天都要走上几十公里的山路,而吃的却是玉米饭加土豆片。吃罢晚饭,法官们在煤油灯下整理当天的案卷,准备好第二天的办案材料,夜晚的其余时间便是与蚊子为伴。离开的时候,法官们的胶鞋磨破了,脚掌起了茧。当地一些老百姓说:“这些法官就象七十年代初县里派来指挥我们搞农业学大寨的工作组那样吃得苦,下得烂。”
多年来,该庭的法官们就用巡回审理方式审结了大量的民事纠纷,辖区的山山水水留下了法官们坚实的足迹。1999年—2004年,该庭巡回审理案件1176件,占审结总数的86%。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达1245件,占结案总数的91%。一月内审结的1167件,占85.3%。当日立案,当日审结的达1043件,占76.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