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摔倒了,扶还是不扶?有孩子落水了,要不要下去救?有人钱包被小偷偷了,去不去帮忙……在路见不平的时候,很多人都有“拔刀相助”的冲动,但是却有所顾虑:做好事不小心误伤他人怎么办?自己受到伤害没人负责怎么办?不能让见义勇为者“流血又流泪”一直是公众的呼声。
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表决通过的民法总则,对见义勇为的行为进行了明确: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总则给好人义士披上了“保护衣”,并赋予他们“见义勇为”的勇气。对此网友纷纷点赞。
保护“见义勇为”条款引发热议
在3月1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审议通过的民法总则,有两个条款非常引人注目。
第一百八十三条:因保护他人民事权益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受益人可以给予适当补偿。没有侵权人、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
第一百八十四条: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
对此,网友“caifei”这样解读:“做了好事还要倒贴钱,甚至被告上法庭,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这极不利于社会正气的弘扬。此次对见义勇为行为用法律形式予以鼓励和保护,显示了法律与社会生活的有效对接。”
在百度贴吧,一条名为《不能让讹诈碰瓷者违法成本过低!你支持吗?》的贴文火了。发布这篇文章的网友“建业教父”认为,在今年两会上审议通过的民法总则,把权责清单列明白,就能够免除做好事的后顾之忧,让讹人者没有胡搅蛮缠的空间。
在新浪微博,网友“年轻心灵”将民法总则的好人条款比作见义勇为者的“护身符”:“民法总则有针对性地回应了见义勇为者陷入困境时的权益保障问题。见义勇为是高尚可贵的品格,如果让其陷入困境,受助者持漠视态度,必然使得见义勇为的社会价值贬损!如此下去,谁还敢扶危济困,主持公道?新增条款符合社会道义,是对正气的弘扬和匡扶!这样的规定非常好,得人心!让好人有的做了。点赞!”
“依法免责”是众望所归
值得一提的是,从去年12月到今年3月,相关条款经历了多次修改。
2016年12月,民法总则草案三审稿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最初草案里的规定是这样的: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害人损害的,除有重大过失外,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
紧随而来的,是第一次修改。今年3月8日,民法总则草案四审稿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草案四审稿在三审稿基础上,增加了“自愿”的元素。第二次是在
3月12日,将相关条款修正为: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受助人能够证明救助人有重大过失造成自己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救助人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第三次,大会表决稿删除了前几次审议稿中的“重大过失”字样,仅规定“因自愿实施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意味着,今后只要是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彻底消除了见义勇为人员的后顾之忧。
央广网对此评价称:“民法总则最终赋予见义勇者‘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是众望所归,也是民心所向。但愿此举,能推动更多的人加入到见义勇为行列,让‘不敢扶’、见义不为等现象少些,再少些……”
公益中国网也对此做出积极评价:“这种‘锱铢必较’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鼓励更多人放心大胆地见义勇为,让‘好人有好报’的理想在更大程度上得以实现,避免‘英雄流血又流泪’的现象发生。当见义勇为成为社会风尚,必将有更多人从中受益。”
“文明舞钢_17229”认为,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的“自愿实施的紧急救助行为”,不仅包括了见义勇为,还包括了更多类型的善行义举。这就意味着只要是属于该条规定的救助行为,就无承担民事责任之忧。
“为了鼓励见义勇为行为,法律进行相关规定,今后‘救人未果反被追责’的情况或将得到改善。我们这个时代确实需要这样的法律规定来鼓舞和呼唤大家不再冷漠,让见义勇为之举获得应有的赞许和鼓励。”网友“520燎原”为此点赞。
网友“面慈心善厉禁君”则发布了题为《侠肝义胆免蒙尘》的文章,直言看到总则出台的消息“简直泪流满面”。他感慨,自己高兴得“简直就要跳起来了”。“愿这个社会以后满街都是热心肠。”
期待后续细则早日出台 近年来,见义勇为却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事情屡见报端。
2014年,深圳一青年因见义勇为致人受伤被刑事拘留,引发舆论一片哗然。见义勇为往往发生在危难时刻、紧急关头。情急之下,常常没有时间充分考虑后果。正如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戴碧蓉所说,她11岁时从火车轮下救出3个孩子,自己却失去了一只胳膊和一条腿。那一瞬间,她是凭良知作出的“第一反应”。这样的“第一反应”不顾个人安危,也可能给他人造成意想不到的伤害。
2015年,珠海45岁外来工唐在学勇抓小偷的事迹受到政府表彰后不久,却被公司辞退。谈及这段经历,曾面临4个手持凶器的歹徒面不改色的他突然情绪失控,流下了泪。他说,当时公司人事主管获悉其事迹后,责怪他在上班时间见义勇为是多管闲事,万一受伤会给公司带来风险,随后将其辞退,“想到这件事我到现在还是很伤心。”
近些年来,诸如“看见老人倒地敢不敢扶”等问题,一直困扰着许多人。不让见义勇为者负重前行,需要强有力的制度保障。为此,不少地方相继出台了“好人法”,用以鼓励见义勇为。民法总则作为上位法,经过多次审议和修改才通过,目的只有一个:鼓励更多人放心大胆地见义勇为,让“好人有好报”在更大程度上实现,避免“英雄流血又流泪”的悲剧发生。
随着民法总则的出台,后续细则制定工作也在展开。公安部官网日前发布了关于《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意见稿中明确,见义勇为人员,是指不负有法定职责、法定义务或约定义务,为保护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安全挺身而出,同正在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或者抢险、救灾、救人,事迹突出的公民。意见稿指出,见义勇为人员的医疗费、康复费等因见义勇为引起的合理费用,由加害人、责任人、受益人依法承担。
对此,网友们不仅有积极评价,还纷纷提出自己的建议。网友“好妈妈俱乐部”认为,一个人只要见义勇为,哪怕是出于人性善良的本能,我们也要让他过得好,因为那是真正的平凡中的伟大。国家不能让好人吃亏,好人心里才平静,社会才安定。网友“绩优股”则表示:国家立法保护见义勇为者,就会有更多的人加入见义勇为队伍,真正做到传播文明,引领风尚。网友“苏门2010”提出了自己的希望:希望我们的政府要做见义勇为的坚强后盾,敢于兜底,才能营造良好社会氛围。网友“萧豫”则有自己的建议:在道德建设问题上,应该以严厉的奖惩制度来促道德的养成,尤其是在底线屡屡被突破的今天。
说到底,见义勇为是一种无偿的、善意的人道主义行为,理当受到法律的特别保护,救助人理当享有免责的特殊待遇。我们有理由期待,民法总则相关条款的落地和后续细则的出台,能够进一步激发人们的互助精神,涵养社会美德。

据此,今天下午审议的民法总则草案建议表决稿,删除了前几次审议稿中的“重大过失”字样,仅规定,“因自愿实施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

民法总则草案三改“好人法”条款
昨日下午,各代表团审议民法总则草案建议表决稿。建议表决稿显示,见义勇为这一“好人法”条款再度修改,不再区分是否构成“重大过失”,只要是见义勇为一律不担责。至此,“好人法”条款已经历三度修改。
2016年12月,民法总则草案三审稿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增加一条规定: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害人损害的,除有重大过失外,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
今年3月8日,民法总则草案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草案在三审稿基础上,将上述条款修改为: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但是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一些代表提出,这一条规定具有针对性,对鼓励见义勇为、保护救助人,有积极意义。但草案中“但是”的规定不能完全消除救助人的后顾之忧,对救助人的保护不够彻底,建议修改。
3月12日的民法总则草案修改稿建议从举证责任、是否存在重大过失等方面对救助人特殊情况下承担责任予以严格限定,将这一条修改为: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受助人能够证明救助人有重大过失造成自己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救助人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这是“好人法“条款第二次被修改。
此后,各代表团审议了民法总则草案修改稿,在修改的基础上,最终形成民法总则草案建议表决稿。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称,一些代表提出,草案修改稿的后一句规定虽作了进一步严格限定,针对的是在实践中可能出现的特殊情况,但仍然难以免除见义勇为者的后顾之忧,不利于倡导培育见义勇为、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尚,建议删除。法律委员会经研究,赞成这一意见,建议删除这一内容。
据此,昨日下午审议的建议表决稿删除了前几次审议稿中的“重大过失”字样,仅规定“因自愿实施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

3 月 8
日下午,《民法总则》草案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此前,草案已经全国人大常委会三次审议,三审稿增加了「好人法」条款,即: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除有重大过失外,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为鼓励见义勇为,草案还在现行《民法通则》基础上修改见义勇为条款,规定为保护他人民事权益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受益人可以给予适当补偿,没有侵权人、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

这意味着,只要是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的“特殊待遇”,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

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及部分人士认为,这个条文是见义勇为者的保护规则。杨立新表示,这种说法存在误区。「这两个条文是有区别的,一个是对因疾病或者因侵害行为已经受到处于危难状况的人的救助行为,另一个是对侵害他人的侵害行为人采取见义勇为行为;一个是紧急救助者在救助中造成被救助人损害,另一个是见义勇为者在实施救助行为时,自己受到损害;一个是救助人造成被救助人损害的责任豁免,另一个是对见义勇为者受到损害的责任承担。」杨立新说。

对此一些代表提出,审议稿虽然在三审稿基础上,增加了“自愿”两个字,以及“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等限定条件,仍然不能完全消除救助人的后顾之忧,对救助人的保护不够彻底。

中国现行法律中没有好人法的规定,只是在个别地方法规中有所涉及,但并未明确免责内容。杨立新长期关注并呼吁好撒玛利亚人法中国化。他认为,《民法总则》草案新增好人法免责条款,定能向全社会宣示一个道理:紧急救助他人的行为是应当受到鼓励的,不能对其进行讹诈,更不能反诬其是侵权行为人,令其承担赔偿责任。这样的规则长期坚持下去,能够扭转社会上不敢扶老人的道德认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