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相守

图片 2

图片 3

“当时我跟陈云年龄差14岁,内心这个不自在的感觉婚后延续了很长的时间。因为陈云在党内的地位很高,工作经验丰富,处理事情老练、沉着。我总觉得自己党龄短经验少,很多想法是幼稚的,觉得自己跟陈云同志之间差距太大,跟他不相称。但陈云同志却视我为至亲,事事处处都关心和体贴我,逐渐的这种感觉就慢慢地淡化了。”

陈云从小就有流鼻血的毛病,在延安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时,由于公务繁忙,流鼻血的毛病又复发了,这次来势更为凶猛。

相识

两对新郎和新娘一起照了一张相。限于当时艰苦的条件,拍出的相片有些模糊不清,但是看得出他们当时都沉浸在幸福之中,邓小平和卓琳的脸上都充满着微笑。这是一张有永久的纪念意义的珍贵照片。

虽然是“左”倾错误路线,最终导致了邓小平和金维映的离异,但心胸坦荡的邓小平仍旧没有忘记过去的亲密战友。1972年12月,邓小平和夫人卓琳到自己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赣南参观,在于都停留的几个小时中,邓小平就几次提起金维映。他问县委负责人:“苏区时你们的县委书记是女的,你们知道不知道?”县委负责人也许只能从史料中,从老年人的口中了解到这些了。

陈元儿子陈小欣:曾在著名的东亚对冲基金盘实基金会工作。

卓琳活泼、开朗,爱说爱笑,而邓小平则沉默少语。妻子渐渐地适应了丈夫的性格,渐渐地理解了丈夫的心,她默默地支持着丈夫。从太行山到大别山,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她跟随邓小平转战沙场,出生入死,从一个任性娇惯的富家小姐,成长为一个彻底的革命者,一个贤妻良母,她逐渐学会了开荒种地、纺线、织毛衣。战场上的闲暇时刻,指挥千军万马的邓小平也会亲自烧上一锅水,为妻子洗洗头发,或是约上另一对夫妻,一同打打牌。

从此以后,于若木又随陈云转战南北,从关内到关外、从地方到中央,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社会主义建设、“文化大革命”和改革开放等各个历史时期,风雨同舟,相敬如宾,并肩携手一起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革命历程。在陈云病重卧床的时候,于若木守在他的身边。陈云临终时对于若木多次重复一句话——“我没骗你吧!”后来于若木每当回忆起,仍然动容,“我这话他到死还惦记着,说明他是守信用的,是对我俩的婚姻和家庭负责的”。

1926年底,邓小平便奉命回国,参加国内的大革命活动。当时,邓小平在武汉任党中央秘书。这时,他惊喜地遇到了刚从莫斯科回国的张锡瑗。

笔者曾阅览一些书刊、剧本,对其中虚构邓小平与卓琳相识恋爱的描写不以为然,作者出于好意,尽量想写得浪漫一些,但是我们决不能以现在男女青年的婚恋方式来想象当时这些革命者的情怀。

大女儿陈伟力:1942年出生,中国科技大学本科学历,现任浙江省爱心事业基金会理事长、法定代表人,历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访问学者,中国新技术创业投资公司副总经理,中国国际技术智力合作公司总经理兼党委书记。

共同的理想、共同的追求、共同的情趣,使两位老实人走到了一起。1938年3月,陈云和于若木在延安结婚。婚礼那天晚上,陈云只花了一元钱,买了些糖果、瓜子、枣子、花生之类的零食,请中央组织部的同志来热闹了一下。窑洞桌上一只小碗里放入灯芯,盛上麻油,当作花烛,就算是婚礼了。

编辑:安通、Ariel

现在,张锡瑗和苏兆征、杨贤江、顾正红等革命烈士一起,安详地静卧在上海龙华革命公墓的青松翠柏之中。张锡瑗的不幸去世,使邓小平失去一位好妻子、好同学、好同志、好战友。多少年来,邓小平一直将张锡瑗深深地埋在心里。

结婚以后,邓小平和张锡瑗有大半年时间和周恩来夫妇住在一起。住在楼上的邓颖超常常听见一对新人在楼下又说又笑的。邓小平后来告诉女儿:“那时候都是年轻人,当然又说又笑!”他沉思般地说过:“张锡瑗是少有的漂亮。”

说起对陈云的第一印象,于老生前回忆道,“他的上海普通话的口音和政治家的风采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于若木来到陈云身边做护理工作,“投身革命即为家”,据于若木回忆说:他们最初只是相互介绍自己的身世和经历,彼此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后来比较熟悉了,谈的话题自然多了起来。于若木年轻活跃,喜欢唱歌,像当时在革命青年中流行的苏联歌曲《祖国进行曲》等,是陈云最喜欢听的。

图片 4

回到延安的陈云担任了中央组织部部长,但由于公务繁忙,体质虚弱的他休息得不到保证,很快流鼻血的老毛病又复发了,而且此次来势十分凶猛。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中央组织部决定从陕北公学女生队找一名细心能干、政治上可靠的同志担任陈云的护理工作。经过认真挑选,这个光荣的任务最后落到了一位名叫于若木的女同志身上。于若木当时虽然只有18岁,但已是有两年党龄的中共党员,历史清楚、政治可靠。

1938年初,卓琳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她在陕北公学担任了一期十二队的队长。不久,又被调到陕甘宁特区政府保安处的一个特别训练班学习,准备以后到敌后去从事抗日工作。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因为工作的需要,她的名字由浦琼英改为卓琳。

从1930年1月邓小平失去了第一个妻子张锡瑗这时算起,又过了67年。邓小平这位伟人,由自己一生中共同生活时间最长、最亲密的伴侣卓琳,协助党中央妥善办理了后事,充分“体现了小平同志一生的追求和信念,完美地完成他人生的最后一个篇章”。1997年3月2日上午11时25分,当运载邓小平骨灰的专机飞至1800米高的空域时,81岁的卓琳眼含热泪,强忍悲痛,用颤巍巍的双手,捧起邓小平的骨灰久久不忍松开,她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小平的名字,泣不成声。大约过了5分钟,在子女们的劝说下,她才撒下第一把骨灰。骨灰和五彩缤纷的花瓣缓缓地飘入大海。58年的风雨同舟,58年的同荣共辱。如今,手捧着自己心爱的丈夫的骨灰,卓琳怎么能不悲痛欲绝,肝胆俱碎?她的思绪又回到了太行山上那难忘的恩恩爱爱,回到了和邓小平共同生活的那些艰难岁月。

陈云和于若木有五个孩子,三女二男。尽管身居高位的陈云日理万机,工作繁忙,但他非常重视对子女的教育。他曾给家人定下的“三不准”就是:不准搭乘他的车;子女不准接触他看的文件;子女不准随便进出他的办公室。他特别交代,孩子上下学不许搞接送,不许搞特殊化,要让他们从小就像一般人家的子女一样学习和生活。

图片 5

一份缘,

邓小平与第二任妻子金维映“婚变”悲剧内幕

图片 6

陈云,无疑是一位影响了中国历史进程的人物,但是在他生前,关于他生平方面的书少之又少,就连关于他的报道,也鲜见于报刊。

图片 7

图片 8

那时,邓小平没有妻子,大家非常关心这件事,于是,邓发等同志要帮助他找一个。当时延安的女同志倒是不少。抗战时期,来了很多女同志到这里追求真理,陕北公学、女子大学都有。卓琳很年轻,也很不错,在陕北公学已经毕业了,所以就介绍给邓小平了。

对于邓小平个人生活方面讲,第三次回延安的收获是最大的,因为他结识了终身伴侣卓琳,此后共同走过了风风雨雨的58年,共同经受了政治上的第二次、第三次“落”与“起”的惊涛骇浪。邓小平不愿谈往事,不愿谈自己的过去,对于自己的妻子也谈得不多,但是可以肯定,在长达58年的共同生活中,邓小平对卓琳同志有着相当多充满深情厚意的言与行。例如在江西蒙难的岁月中,邓小平像卓琳关心自己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卓琳,除了尽量多做些重体力家务外,每当卓琳病发作、卧床不起时,邓小平总是为她端饭送水,细心照看。对卓琳付出的辛劳,他也及时地表达敬意,这种习惯直至他完全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后还仍然保持着。节日里,煮饭烧菜任务往往由卓琳及女儿担当。吃饭时,邓小平总是不忘给卓琳及女儿倒上一杯葡萄酒,并说:“辛苦了,节日的厨师,我来敬你们一杯。”这问候声中,包含着这位伟人对自己妻子多么深厚的情谊啊!

长子陈元,男,1945年1月生,上海青浦人,197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8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工业经济专业。历任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区委书记,北京市委常委、商贸局局长兼市体制改革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党组副书记、副行长等职;国家开发银行党委书记、行长,系中共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并出任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理事、国际清算银行稳定金融学院顾问委员会成员、荷兰国际集团顾问委员会成员等。2008年12月——兼任中国国际商会副会长。

1923年春的一天,邓颖超收到了旅欧的周恩来寄来的信。打开信封只见一张明信片,上面芳草如茵,鲜花盛开,春光明媚,三个披散着金色秀发的美丽女郎正迎风奔跑。明信片背后,是熟悉的周恩来的笔迹:“奔向自由自在的春天!打破一向的束缚!勇敢地奔啊奔!”

我们就来聆听他们俩

1933年5月,邓小平在政治上遭受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打击和批判以后,金维映离开了他。这是邓小平第二次失去妻子。金维映离开邓小平,不能不说是人为的原因。邓小平被“左”倾领导者关进了“审讯室”的时候,金维映被迫把离婚书送到邓小平面前。邓小平为了不使妻子受株连,狠狠地一咬牙,拿起笔来签了“邓小平”三个字。

1939年8月邓小平与卓琳在延安结婚

原因则是:陈云不愿意宣传自己。他很谦逊。早在1945年5月,陈云便在中共“七大”上这么说:“假如你在党的领导下做一点工作,做得还不错,对这个功劳怎样看法?我说这里有三个因素:头一个是人民的力量,第二是党的领导,第三才轮到个人。”

齐心感到了这些话的分量,顿时心生感慨,她对丈夫深情地说:“我对你照顾得很不够啊!”习仲勋听后急了,说:“你怎么这么说?你对党对人民忠诚,一生为革命做了很多工作,也为我做了大量的工作,有些是很重要的……你要把我们这次通话记录下来,告诉孩子,让他们明白事理。”

审稿:程伟民

1930年1月,邓小平受命回到上海,向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汇报广西的工作。汇报完工作,赶忙去看他的妻子。此时,张锡瑗正在上海宝隆医院待产。没想到,偏偏孩子难产,好不容易生下孩子,可是张锡瑗却得了产褥热。邓小平以极其焦虑的心情在医院日夜陪伴着妻子。但因医疗条件差,张锡瑗不幸去世。孩子生下来后便放在徐冰和张晓梅(张锡瑗的妹妹)家里,可能因为难产的关系,没几天也死了。这是一个女孩儿。

不过在1939年8月邓小平刚回到延安时,他还不认识这位原来叫蒲琼英后来改名叫卓琳最终成为他终身伴侣的姑娘。张闻天的夫人,老红军战士刘英回忆说:“邓发等同志要帮助他找个爱人。那里女同志倒是不少,抗战时期,来了很多女同志到延安追求真理,陕北公学、女子大学都有。所以他要找个爱人,看中了卓琳。卓琳也很年轻,也很不错,在陕公已经毕业了,就介绍给他。”当时,邓发拉着邓小平,“两个人一天高高兴兴地到处转,人们都说他们活像两个游神一样!”

由于他的作为,使得他被欧美媒体认为是“保守派”,认为中国不走俄罗斯的道路是中国的损失。但对于中国来说,他使中国避免了俄罗斯的厄运,也为邓小平南巡后的改革提供了最基本的经济基础保证。

这年5月,邓颖超在《女星》旬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这样写道:“两性的恋爱,本来是光明正大的事,并不是污浊神秘的。但它的来源,须得要基础于纯洁的友爱,美的感情的渐馥渐浓,个性的接近,相互的了解,思想的融合,人生观的一致。此外,更需两性间觅得共同的‘学’与‘业’来维系着有移动性的爱情,以期永久。这种真纯善美的恋爱,是人生之花,是精神的高尚产品,对于社会,对于人类将来,是有良好影响的。”这些话,可以说是她和周恩来真纯善美恋爱的写照。

图片 9

30年代初,邓小平在中央苏区工作期间,与同他一起工作的同志金维映结婚了,这是邓小平的第二个妻子。

图片 10

陈元女儿陈晓丹:高中就读于美国麻省Tabor
Academy,于杜克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于哈佛大学取得MBA文凭。2012年,来自伦敦的私募基金公司帕米拉咨询公司聘请她在香港就职。

在生活上,卓琳给予了邓小平无微不至的照顾。邓小平一年四季穿什么衣服,盖什么被子,每天晚上吃几粒安眠药,都是她来安排。

相恋

张锡瑗生于1907年,原籍河北省房山县良乡。其父张镜海曾任良乡火车站站长,参加过“二七”大罢工。张锡瑗在直隶省第二女子师范学校读书,1924年是该校学潮中的骨干分子,参加了共产主义青年团。1925年到北京,认识了李大钊、赵世炎等党的领导人,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约于1925年下半年,被党组织送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结识了邓小平。

可是,很不幸,1930年1月,张锡瑗竟因难产得病,去世了。而难产生下来的女儿几天后也死了。可以想象,妻子、女儿的去世对他的打击是多么大啊!可是,因为广西方面军务紧急,邓小平连妻子也未来得及亲手掩埋,就匆匆离开上海。当19年后,他率领大军攻占上海以后,一进城就去查找张锡瑗墓,找到遗骨后放到小棺木里,和苏兆征的棺木一起放在当时住的楼房的楼下。还是没来得及掩埋,他又和刘伯承率部进军西南了。1969年,张锡瑗的棺木被安葬在上海烈士陵园(即现在的龙华革命公墓)。90年代,晚年的邓小平去上海时,仍几次嘱咐子女去公墓瞻仰张锡瑗墓地,可见感情之深。

陈云与于若木的子女

卓琳深爱自己的丈夫,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她依然坚定地和丈夫在一起,不离不弃。

于若木来到陈云身边做护理工作,只是按时往他鼻子里滴滴药水,并没有更多的事可做。因为医生要求陈云静养,不能做很多工作,所以陈云便经常和于若木聊天。最初只是相互介绍自己的身世和经历,对彼此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到后来比较熟悉后,大家从理想、工作一直谈到生活、爱好。当时的于若木年轻活跃,喜欢唱歌,唱了苏联的《祖国进行曲》给陈云听。每到这时,陈云便是她最好的听众,当于若木唱到:“我们的祖国多么辽阔”,陈云便夸于若木唱得尤其好,夸得于若木俊俏的脸要红半天。就这样相处久了,彼此便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感情。

卓琳,原名浦琼英,云南宣威人。她的父亲是云南著名的“火腿大王”浦在廷。1916年4月卓琳出生,由于在家排行最小,父母视为掌上明珠。她从小就非常聪明颖慧,活泼开朗。15岁时就被选为云南省参加全国运动会少年组60米短跑的田径选手。正当她随队出发抵达香港时,“九·一八”事变爆发了。日本帝国主义很快就占领了东北三省。国难当头,运动会也不开了,云南省代表团只好中途折返。但这时的卓琳决心走出云南,到北平去读书。于是她给哥哥写了一封信,表达了自己的心情。很快得到家里的支持。她来到北平后,经过几个月的补习,于1932年考入北平第一女子中学。

金维映

于若木(1919——2006),原名于陆华,是著名营养学家,陈云同志的夫人。出生于山东省济南市。原籍山东淄博。1986年她先后被聘为中国营养学会荣誉理事、微量元素与健康学会名誉会长、中国食品工业协会顾问等,她是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2006年2月28日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很快,周恩来的回信到了。他在信中说,他到欧洲后,认识到革命和恋爱并非对立,“独身主义”的主张已经改变。他已决定一生献给革命,唯有勇敢坚强的小超才能和他终身共患难,同奋斗!希望尽早得到她的明确答复。

今天

1935年“华北事变”后,北平的抗日救亡运动迅速达到高潮。卓琳和许多爱国学生一起,参加了著名的“一二·九”学生运动。对她来说,这是一次灵魂的洗礼,她的思想觉悟发生了质的飞跃。

用刘英的话讲,邓小平“要回前方去,只有赶快结婚了,结了婚才好带走。所以,这样,中央就给他组织了一个结婚仪式。这个仪式很简单,就在杨家岭毛主席那个窑洞外面的山坡上摆了一些桌子。在那个地方很热闹,小平同志和卓琳,还有孔原和许明,两对很高兴。虽然仪式很简单,但是到的人都是高层次的。”毛泽东和江青、刘少奇、张闻天和刘英、博古、李富春和蔡畅、王首道等都来了。周恩来因为去苏联治病而没有到场。

二女儿陈伟华:1947年出生,中共党员,中学高级教师,1966年于北京师大女附中高中毕业,1968年被分配到北京怀柔县辛营公社,先后在三渡河中学、辛营中学任教师。1978年3月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大学毕业后,曾在国家人事部工作,后到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任历史教师,曾任北京市第九届、第十届政协委员。

今天,不妨听小红讲讲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静水流深、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

对于他们的结合,双方都很满意。1939年5月,陈云在给于若木的大哥于道泉的信中写到:“我们在政治上与性格上一切均很合适。唯年龄相差太远,今年我已35岁。”于若木则在信中写到:“虽然他大了我14岁,但是,我对自己的婚姻很满意。他是一个非常可靠的人,做事负责任,从不随便,脾气很好,用理性处理问题而不是感情用事。”

据参加过邓小平和张锡瑷婚礼的郑超麟老人,还有和张锡瑗一起工作过的朱月倩、朱端绶等老人回忆说:张锡瑗人长得很漂亮,白净的脸,很秀气、很温柔、性格开朗、活泼、温和,讲话轻声轻气,待人热情、诚恳、很友好,个子160厘米高。因为那时做的是地下工作,扮装的是有钱人,所以张锡瑗也是穿旗袍、短头发、穿高跟鞋。邓小平也是穿长袍,戴博士帽。两人十分相配。

邓小平的第二个妻子叫金维映,人们叫她阿金。她和邓小平同岁,是1931年在上海相识的。同年7月中旬,他们同被派往江西中央苏区工作,一路同行,后来结为夫妻。金维映早年从事学生运动、妇女运动、工人运动,她和邓小平一同到中央苏区以后,先后担任中共于都县和胜利县的县委书记,领导两县党政军民开展经济建设、扩大红军和支援前线,是一位有能力的红军女干部。1934年,参加了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是红一方面军中几十位参加长征的女战士之一。1938年组织上送她去苏联治病。几年后,正当她在莫斯科郊区一家医院中治病时,不幸牺牲于战火之中。

小儿子陈方:出生于1959年12月,鲁证期货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广东中山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1944年4月28日,习仲勋与齐心历经相识、相知再到相爱,在陕北绥德结为革命伴侣。

一世情,

1939年秋天,邓小平从太行山赴延安开会期间,在战友、朋友们的热心帮助下,又娶了一位新娘子,她就是卓琳。这是邓小平的第三个妻子,也是他相濡以沫的终身伴侣。

张锡瑗

短短几个月后,命运竟成就了于若木与陈云此后相守一生的美满姻缘。

图片 11

陈云33岁,于若木19岁

据邓垦回忆说:他在1931年去上海念书,5月份找到了当时正在上海的兄长。邓小平还带他到江湾公墓看了张锡瑗的墓。

邓小平的第一个妻子叫张锡瑗。1907年生,比邓小平小3岁。青年时期她参加过学生运动,后被党组织送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其间,与邓小平相识,1928年初结婚。当时,为庆祝这对年轻革命者喜结良缘,同志们在上海广西中路一个叫聚丰园的四川馆子里办的酒席,共有30多人参加,周恩来、邓颖超、李维汉、王若飞等在中央工作的同志都到场了。

作为唯一有资历与邓小平相提并论的“中共元老”,1992年中共十四大以后,他过着离休生活。1995年4月10日因病在北京逝世。

△ 1940年周恩来在莫斯科治疗臂伤时,与邓颖超一起到国际儿童院看望烈士子女

1937年,陈云搭乘飞机,从新疆回到延安。在机场,于若木第一次见到陈云。说起对陈云的第一印象,于若木后来回忆说:“他到达延安的时候,开了一个盛大的欢迎会,这盛大的欢迎会就在陕北公学的操场上,那次欢迎会是毛主席致欢迎辞,他说‘喜从天降’,同时把自己的帽子高高地抛向空中。隔了几分钟,他又喊‘喜从天降’,又把帽子高高地抛向空中,这样重复了三四次。我当时离主席台比较近,大概就是三四米,所以主席台上的人都看得比较清楚。陈云同志也讲了话,他的上海普通话的口音和政治家的风采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有一次,邓小平曾沉思般地对女儿毛毛说过:“张锡瑗是少有的漂亮”。这是邓小平从内心深处对张锡瑗表达的倾慕之情。

这些高级领导人,难得为前方抗日将士举行婚礼,所以,简朴的仪式和简单的酒菜简化不了热闹的气氛。据刘英同志说:“敬酒敬得一塌糊涂,孔原同志也是高兴了,喝酒喝得很多,最后就醉了,许明就埋怨他。可小平同志一点没醉。我就奇怪,小平同志平时不喝酒的,他怎么能够不醉呀?那么多酒,一杯杯的,他还很豪饮,来者不拒。大家给他敬呀,他喝那么多酒,怎么不醉呀?闻天就讲,他说有假,我说什么有假?他说是白开水。”原来是邓发和李富春弄了一瓶白水充作酒水,才使得他们的老友邓小平免于一醉。结婚时,邓小平35岁,卓琳23岁,几天后,他们就一道启程奔赴前线。此外,这两对新婚夫妇还留下了四个人在窑洞前的幸福合影。

八老中邓小平和陈云是实际的当家人,邓小平具有决定权,陈云具有否决权。

齐心曾回忆,1998年4月28日,在深圳休养的习仲勋给在北京的她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习仲勋问齐心:“我们结婚多少年啦?”齐心说:“五十五年啦!”习仲勋饱含深情地说:“我祝你健康长寿,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那一年

张锡瑗因产褥热不幸去世 孩子夭折

于若木和陈云相识于1937年。当时18岁的共产党员于若木由山东老家带着党组织的介绍信到了延安,被分配在陕北公学学习。这年,改变国家命运的革命热情吸引着年轻的于若木来到延安,而事实上,她个人命运的改变也几乎就从她踏上延安土地的那一刻开始了——也是在于若木到达延安的第一天,只身前往苏联为中国共产党与共产国际重新建立联系,并立下汗马功劳的陈云突然乘飞机从新疆回到延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