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罗布泊死亡之海正在“复活”,干涸数十年后再现万顷碧波

图片 1

新华社乌鲁木齐11月10日电通过两年多的反复实验、土壤改良、品种选育,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科研人员在罗布泊腹地建成了1500平方米绿化景观,改善了世界最大的硫酸钾生产基地——国投新疆罗布泊钾盐有限责任公司的局部环境,打破了罗布泊“绿化禁区”的魔咒。

新华社乌鲁木齐11月10日电通过两年多的反复实验、土壤改良、品种选育,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科研人员在罗布泊腹地建成了1500平方米绿化景观,改善了世界最大的硫酸钾生产基地——国投新疆罗布泊钾盐有限责任公司的局部环境,打破了罗布泊“绿化禁区”的魔咒。

曾是我国第二大咸水湖的新疆罗布泊,自上世纪70年代干涸后,就成为世人皆知的“生命禁区”。如今,随着当地钾盐资源的开发,百里盐河和万顷盐池重现碧波荡漾,钾盐产量位居世界第一。

图片 2

新疆罗布泊曾是中国第二大咸水湖,自上世纪70年代干涸后,成为世人皆知的“生命禁区”。不过,就在这片绝地之下,却蕴藏着储量极为丰富的稀缺矿产资源——钾盐。如今,随着当地钾盐资源的开发,地下的天然卤水从泵井抽出来,通过一条条盐水渠汇入一个个盐湖,让罗布泊重现“碧波荡漾”。2000年起,国投新疆罗布泊钾盐有限责任公司开始对当地钾盐资源进行开发,经过近二十年的不断建设和发展,已建成年产160万吨硫酸钾生产装置、年产10万吨硫酸钾镁肥生产装置,成为世界最大的硫酸钾生产基地,解决了中国钾肥自给率严重不足的难题,这片“生命禁区”以及沉睡地下万年之久的钾盐逐渐变身为“财富之源”。新华社记者赵戈摄

“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沙石跑,盐壳当屏障。”这是“死亡之海”罗布泊极端恶劣环境的真实写照。这里盐壳厚度达60厘米,剥离盐壳后的土壤依然十分贫瘠,加上当地极端干旱、高温、多风、多盐尘的气候因素,使得这里寸草不生。

“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沙石跑,盐壳当屏障。”这是“死亡之海”罗布泊极端恶劣环境的真实写照。这里盐壳厚度达60厘米,剥离盐壳后的土壤依然十分贫瘠,加上当地极端干旱、高温、多风、多盐尘的气候因素,使得这里寸草不生。

国投新疆罗布泊钾盐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尹新斌告诉记者,罗布泊虽然号称“生命禁区”,但拥有丰富的宝藏,作为世界最大的干盐湖,它面积达10350平方公里,地下钾盐矿共有7层,深达140米。

罗布泊,古代曾是罗布人生活繁衍之地。这里曾是我国第二大咸水湖,水孕育了这片大地,也孕育了古老的丝绸之路和灿烂的楼兰文化。由于环境的破坏,20世纪70年代罗布泊干涸后,一片贫瘠,被世人视为“生命禁区”。如今,沉睡千年的“死亡之海”正变为欣欣向荣的“财富之源”。

图片 3

就在这样的环境里,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沙漠工程勘察设计所科研人员采用了一系列盐渍土改良技术和植被保护措施,选育了沙枣、爬山虎、柽柳、紫花苜蓿、沙冬青、南瓜等10余种耐盐碱、耐干旱的植物,在偌大的沙海营造出一抹绿色。

就在这样的环境里,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沙漠工程勘察设计所科研人员采用了一系列盐渍土改良技术和植被保护措施,选育了沙枣、爬山虎、柽柳、紫花苜蓿、沙冬青、南瓜等10余种耐盐碱、耐干旱的植物,在偌大的沙海营造出一抹绿色。

尹新斌说,我国是钾盐资源缺乏但消耗量较大的国家,70%依赖进口,随着农业的发展,全国去年钾肥需求量已达1500万吨。为缓解这一供需矛盾,国家投资开发公司从2000年起,在罗布泊开发钾盐资源,目前已控制钾盐资源量达122亿吨,主要从地下抽取天然卤水资源制取硫酸钾。

图片 4

这是从空中俯瞰盐池。新华社记者赵戈摄

据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沙漠工程勘察设计所副研究员孙永强介绍,这一绿化工程不仅改善了国投新疆罗布泊钾盐有限责任公司3000多名企业员工的工作、生活环境,也改变了钾盐基地的局部气候,为我国极端环境的绿化提供了示范。

据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沙漠工程勘察设计所副研究员孙永强介绍,这一绿化工程不仅改善了国投新疆罗布泊钾盐有限责任公司3000多名企业员工的工作、生活环境,也改变了钾盐基地的局部气候,为我国极端环境的绿化提供了示范。

在作业现场,记者看到,地下卤水从泵井抽出来后,汇入一条条盐水渠,盐水渠再通过泵站汇入更大的淡绿色盐水河,盐水河经过三级泵站后,进入一个面积达153.67平方公里、深达5米的盐湖。国投罗钾公司硫酸厂厂长姚莫白说,连接最远泵井和盐湖的盐水河长达123公里,盐湖分为氯化钠池、钾混盐池、光卤石池等20多个小盐池,根据不同成分的结晶点不同,不同盐池的颜色也深浅、清浊不同。罗布泊的年蒸发量达4000毫米,非常有利于钾盐的结晶提炼。

相关文章